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您好,欢迎来作客,更欢迎您批评。

 
 
 

日志

 
 
关于我

匆匆忙忙走了60多年路, 迷迷糊糊读了50多年书, ,马马虎虎当了40多年爹。这一切, 时下仍在继续。

网易考拉推荐

百脉泉:一个让人回味不尽的地方  

2013-03-02 13:24:38|  分类: 评说济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写下文章题目,我就想到该先说明一下:这话不是我说的,只是我转述的。

说这话的是我的一位台湾朋友。

蛇年正月初一,打电话给这位朋友拜年,寒暄过后自然还要谈点“正事”。朋友是一位搞中国古代哲学研究的学者,在美学研究中也颇有造诣,1949年10岁时随父母离开济南去了台湾。上世纪90年代初他回济南“寻根”,经朋友的朋友介绍,我们也成了朋友。知道他最想听的是济南的“事儿”,所以我就投其所好,在电话上唠叨了几件济南2012年的大事。当说到济南于2012年评出了“泉城新八景”时,朋友迫不及待地问:“哪八个?”于是我掰着手指头挨个数说了一遍。说完,我故意停了停,等待朋友的反应,而他在那边却也停着。我想,他大概是还沉浸在琢磨什么中。过了三四秒钟,话筒里才传来朋友的声音:“百脉泉,好,好。那是个让人回味不尽的地方。”

电话礼拜完毕后,我忽然想:这位在济南西关喝着泉水长大的老兄,怎么不提“八景”中的趵突泉、千佛山、大明湖,却如此“高看”百脉泉啊?于是,我想起了五年前我们的百脉泉之游。

2007年秋天,朋友到北京讲学,顺便来济南呆了一天。见到他后,我先问“此次打算在济南看看哪里?”记得这话在他1995年第一次回济南时我就这样问过,而且每次接待他都会先这么问一句。前几次,我曾经根据他的要求,带他去看过趵突泉、珍珠泉等若干名泉,还去过芙蓉街、广智院、经四路基督教堂、新市场等他念念不忘的地方。每逛完一地,他都表现出了极大的满足感。大概是因此兄回济南次数太多,觉得该逛的地方都逛个差不多了吧,此次他没有点名,只说:“听你的,客随主便。”因为前不久我刚参加过章丘清照词园的开园仪式,那记忆还没退去,我便说:“咱们去百脉泉吧。”

不到一个小时,一路交谈兴犹未尽,车子便到了百脉泉公园。

购票入园之后,我带朋友沿明水湖(东麻湾)西岸前行,打算直奔此行主题——先去龙泉寺看百脉泉。当行至龙泉寺门前时,我忽然改了主意,带着朋友向大门西侧的墨泉走去。

墨泉泉池不大,从远处看很不起眼,隔着老远便可听到隐隐闷雷似的泉涌之声。及近时,即见方池之中那涌出的水柱,像是一口倒扣的八印大锅,水柱周边,水花翻腾跳跃着溢出泉池,那隐隐闷雷之声也变得隆隆欢畅了。朋友驻足泉池石栏之前,连连发出了“啊,啊”的叹声。阳光下再仔细看时,那“大锅”又像是一座墨绿色泰山玉雕成的玉山,在周边白色水花映衬下,显得格外剔透靓丽,用时下网络语汇说,那就是足以“秒杀眼球”。朋友询我这墨泉来历,我尽己所知做了介绍,大意是说:此泉古已有之,1966年水文部门于此钻出探孔,遂成直径半米多的泉眼,因泉口置有铸铁管,故涌出的水柱看去色深如墨,所以得名“墨泉”云云。此时,一位正在附近石板上练写“水书”的老人却打断我说:“您说的不对,这泉子是因为舒同曾经住在泉边,天天在这里磨墨洗砚而得名的。你看,石栏上这‘墨泉’两个字就是舒同写的。”朋友侧身问我:“舒同是谁?”我没回答,只是说:“走吧,咱们去看百脉泉。”

我之所以当时没有正面回答朋友,一是觉得对他说舒同可能一言半语说不清楚,也是怕那位叫真的老人和我争论起来。离开那里去百脉泉路上,我才接着朋友的话茬,简单介绍了1961-1962年曾被贬到章丘县的山东省委第一书记、著名书法家舒同。在说到舒同为什么会到章丘时,我怕朋友听不懂咱们这边的规范术语“下放”,特地改用了“贬”。至于那“墨泉”两个字,我也直言不讳,告诉他那是墨泉泉池修建后,公园工作人员从电脑上调出的“舒体字”,不是舒同亲笔。

说话间百脉泉就到了。因为来时在车上我已对朋友详细介绍过百脉泉的“历史知名度”,吊足了他的“胃口”,所以,一进龙泉寺大门,朋友就显出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加快步子向泉池走去。

跟生龙活虎般的墨泉不同,百脉泉更像是一个文文静静的淑女。它没有墨泉那般声势,也没有墨泉那种视觉冲击力,可是谁走近它时,都会感觉到它极美。走到那方形泉池跟前,人们第一眼看到的却是那倒映的蓝天白云,可见那水是何等清澈了。倚栏细看,则可见水中泛着无数串水泡,那晶莹的水泡极有秩序地一个接一个由池底浮上水面,然后毫无声息地迸开。那一池静谧、一池灵动,让人在它身边都不敢大声说话。如果说,看墨泉可以说是“赏”的话,对这百脉泉,人们只能细细地去“品”。泉池正面石栏上,嵌有“百脉泉”三个大字,两旁有几副石柱联,居中两副分别是:“空明通地脉,活泼见天机。”“一泓清沁尘无染,万颗珠玑影自圆。”朋友指着两副对联说:“有此两联,恐怕任何对百脉泉的描绘都是多余了。”我点头表示认同。

离开百脉泉继续前行时,朋友忽然问我:“这百脉泉泉眼该不是人工钻的吧?”我说:“要说是钻的,那也是上帝钻的。”闻此,信奉耶稣的朋友不禁开怀大笑。

接下来就是游清照园和梅花泉了。看到壮观的梅花泉,朋友更是兴奋不已。那如湖的泉池之中,五柱欢跳的泉花在池面推出层层涟漪,细浪拍击着池岸,溅起的浪花像是要争着与人们握手。朋友蹲下身子,掬起一捧泉水,又回头看我,那意思明显是在问“能喝吗?”我说:“喝吧,没事!”他还是小心地伸出舌尖舔了一点,点点头说:“嗯,不错。”起身后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说:“我肠胃不好。”我说:“那,等一会儿我请你喝茶。”

参观李清照纪念馆时,朋友对清照园大门前那副对联极感兴趣,该联写的是:

与青莲后主齐名,词坛载誉称三李;

同绿绮梅花作伴,杏靥含愁寂半生。

读罢联文,朋友问我:“你是研究李清照的。李清照喜欢梅花吗?”我说:“当然。李清照作的咏物词中以咏花的为最多,咏花词中咏梅的最多。”他又指着下联的署名问:“这位作者张飚是济南人吗?”我说:“不是,是北京的一位书法家。准确地说,他只是该联的书写者,该联编撰者是辽宁人,叫李波。”“联上为什么不署撰者名字?”他又追问。我答不上,只好说:“那你得问他。”

带朋友去喝茶的地方,是明水湖边一座木舫式茶榭,茶榭门前悬一长联:

春生木栈,望鱼涟起处,是柳垂青,杏飘红,萍弄碧;

秋上兰舟,当雁字回时,有菱钓月,芦飞雪,藕凝烟。

读过该联后,面对秋风吹皱的寥廓湖面和四围远树近花,朋友连连叹道:“好美,好美!”我也不知道他说的“好美”是指的那副对联呢,还是入目景色,也许他是一语双关吧。

落座之后,透过窗棂,正好看到远处那高高的李清照铜像,我们的话题自然便先谈起了李清照。谈着谈着,朋友忽然转换话头说:“我看过你的一篇文章,你说济南这座城市兼具阳刚之美和阴柔之美。来的时候,你在车上不是说元代就有济南名泉‘西则趵突为魁,东则百脉为冠’之说吗,可以不可以说,这趵突泉和百脉泉一个代表了济南泉水的阳刚之美,一个代表了济南泉水的阴柔之美呢?”我举起茶杯与他碰杯后,跩了一句:“闻君此言,不才顿开茅塞。”

为了让朋友知道百脉泉泉群的范围何等广大,离开百脉泉公园后我又带他去看了章丘市区西部的净明泉和西麻湾。朋友高兴地说:“怪不得明水叫‘小泉城’啊,名副其实!”

在回济南市区的路上,朋友思绪像是被百脉泉拴住了,他问了一路问题。什么百脉泉泉群日涌水量有多少啊、“章丘八景”中为什么称“百脉寒泉”啊、梅花泉那五个泉眼是不是钻孔啊、钻于什么时候啊、“李清照故居”那些建筑是什么时候盖的啊、为什么要在湖上建假山修“溶洞”啊,等等。直到车子停在了朋友下榻的酒店门口,他似乎还有许多问题没有问完。与朋友握手道别时,他说:“谢了,荣兄。今天不虚此行。”

走笔到此,该打住了。我忽然想再重复一遍这位台湾朋友电话中的那句话:百脉泉,那是个让人回味不尽的地方。

这不是因为年纪大了爱唠叨,也不是画蛇添足。

 

 

 

 

  评论这张
 
阅读(677)|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