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您好,欢迎来作客,更欢迎您批评。

 
 
 

日志

 
 
关于我

匆匆忙忙走了60多年路, 迷迷糊糊读了50多年书, ,马马虎虎当了40多年爹。这一切, 时下仍在继续。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济南泉名的两个话题  

2013-01-09 12:05: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笔者参加了几次有关部门组织的为济南30处无名泉征名、评名的活动。其间,想到了关于济南泉名的两个话题:

 

关于济南泉名的两个话题 - 好老头 - 我的博客
七十三泉

                                       十八世纪末,一位文人为一个新泉起了

                                       一个空前绝后的泉名——“七十三泉”              

济南名泉众多,自古有“七十二名泉”之说。公元1235年,金代文学家元好问在《济南行记》中记道:“凡济南名泉七十有二,爆流为上,金线次之。”金代还有人专门刻了济南七十二名泉碑,详细记录了济南72个名泉的名称和大体位置。其实,济南的名泉远远不止72处。清乾隆年间,沈廷芳在《贤清园记》中道:“旧者九十,新者五十有五”,即145处;盛百二在《听泉斋记》中道:“历下之泉甲海内,著名者七十二,名而不著者五十九,其他无名者奚啻百数。”合计当为200多处;道光《济南府志》记:“总一百五十一泉。” 2003-2004年,济南名泉管理保护办公室对济南辖区内的泉水做了普查,公布结果为:济南辖区内共有泉子733处。

也许是因为“七十二名泉”太“深入人心”的缘故吧,所以,当人们来到五龙潭公园,在五龙潭西南侧的藤萝架下看到一处“七十三泉”时,就难免要有奇怪之感了。

其实,这“七十三泉”也是济南的一处名泉。

说起这“七十三泉”,不能不提到清代的著名学者桂馥。桂馥(1736—1805)字冬卉,号未谷,山东曲阜人,是清代著名的文字学家、金石学家和书法家。他以40年之功力著成的《说文义证》一书,被学术界称为清代注疏《说文解字》的“四大书”之一。其他著作还有《札朴》、《缪篆分韵》、《晚学集》等。

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桂馥与朋友集资,在五龙潭西侧修建“潭西精舍”,以作为文人雅聚之处。就在施工挖地槽时,忽然掘出了一个泉眼。泉水汩汩喷涌,水势甚佳,状如冰壶。桂馥大喜过望,便大宴宾客,请众人为该泉起名。来客众说纷纭,有以形命名的,有以色命名的,有以味命名的,等等种种。桂馥对那些名字均不满意,他苦苦思索之后,干脆为新泉起了个名字叫“七十三泉”。桂馥还赋诗一首道:

名泉七十二,不数五龙潭。

为劳算博士,筹添七十三。

桂馥起的这个泉名,看似只不过使用了“72+1=73”这样一个简单的算式,但这“算式”却让人回味无穷。乍看起来,桂馥似乎是在玩弄数字游戏,它只是在向人们表达这样一个意思:济南不是有“七十二名泉吗”,如今又发现了这么好的一处泉子,咱就再加上一个吧!其实,这简单的“加法”里面是包含了一片苦心的。济南众泉之中,好名字数不胜数,例如趵突泉、黑虎泉、珍珠泉、金线泉、柳絮泉、玛瑙泉、琵琶泉、五莲泉、濯缨泉、腾蛟泉、散水泉、洗钵泉、湛露泉、月牙泉、蜜脂泉等等。桂馥知道,无论再怎么挖空心思,新起的泉名都难以有所突破、有所创新了。倒不如干脆回归简单,这样更有出其制胜之效果。试想,当人们听腻了整饬华丽的儒名雅号后,忽然冷不丁听到“七十三泉”这样一个简单平实的名字,该是一种何等的惊喜呀!另外,桂馥如此命名,还有它的绝妙之处,即这一名字具有不可复制性。试想,桂馥之后,谁还会再“七十四”、“七十五”地沿用下去?他所起的“七十三泉”,可谓既“空前”又“绝后”。桂馥的朋友、学者吴友松在《七十三泉记》中评价道:“此泉以不名名之,远俗也;以数计之,沿旧也。”所谓“远俗”,即别出新意,不落俗套;所谓“沿旧”,即得名有因,合情合理。

新发现的“七十三泉”使桂馥筑建的潭西精舍大为增色。为了增加水流的气势,美化周边的环境,桂馥又将五龙潭南侧天镜泉的水引来与该泉相汇。泉水绕屋穿廊,流入五龙潭,潭西精舍成了济南当时一处著名的水景园。清人方世振有《潭西精舍》诗曰:

天然成结构,曲折使人迷。

花径窗三面,茅亭水半溪。

芳林入幽处,画壁尽留题。

倚仗桥边立,听泉日向西。

清同治十三年(1874),同考官郝植恭作了一篇《济南七十二泉记》,文中对金、明两代的“济南七十二名泉”做了增删,补了25个新泉子。大概是因为“七十三泉”这一名字实在无法列入其中吧,新补的25个泉子中,没有收入“七十三泉”。为了弥补这一遗憾,郝植恭特地作了一首《五龙潭七十三泉》诗:

潭西精舍听泉声,七十三泉新得名。

润物始知流泽远,出门无失在山清。

闲寻碑碣从头读,恍若波涛到耳惊。

涤净尘襟消俗虑,何人对此不移情?

郝植恭明明知道“七十三泉”名气不小(“何人对此不移情”),却无法把它纳入“七十二泉”中。有人说,此泉未能戴上“七十二名泉之一”这顶桂冠,是吃了桂馥所起名字的亏。岂不知,这正是桂馥的聪明之处。试问,郝植恭所列的72个泉名,有几个人能一一记得?可这“七十三泉”的名字,却令所有人过目难忘。

 

                                    本世纪初,一群人曾忙活着为一个老泉子改

                                    名,结果它还叫自己的老名字——“登州泉”   

趵突泉公园内趵突泉泉池西北侧,有一“回”字形石砌泉池,泉池当中的“口”字中,即登州泉泉眼。其址原为花墙子街之路西。

登州泉历史久远,早在金人所刻的《名泉碑》中,登州泉就被列入“济南七十二名泉”之一了。该泉之得名,缘于一则民间传说:旧时传说此泉水脉与东海边的登州相连(注:古时民间把大海泛称“东海”,登州海域实为黄海),泉水是从登州潜流过来的海水。据说,还有人从此泉中发现过海螺、贝壳之类云云。这一民间传说显然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因为济南城区的泉群的水源地是济南南部山区。济南南部山区为泰山余脉,呈单斜地势,而且多为石灰岩构造,地下溶洞甚多,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南部山区的地表水渗入地下,形成由南往北的地下径流。而济南城区北部地下为火成岩结构,地下水北来后,为火成岩所阻,只好寻石隙岩缝改为垂直运动,最后冲破砂土层冒出地面,形成了蔚然可观的泉群。

古时人们对济南泉水的来源曾有多种说法,如郦道元的地理学名著《水经注》就说是来自王屋山。到了宋代,时任齐州太守的大文学家曾巩经过实际实验,才得出了济南泉水来自南部山区的结论。当代水文地质科学家所做的一系列科学勘察,也证实了这一结论。

那么,济南民间为什么会有泉水通东海的说法呢?这应该与民间的龙王崇拜有关。水是万物之源,中国民间尊崇“龙王”为水神,而龙王所居之地又是“东海”,所以民间传说中就故意把东海之水“引入”济南了。民间传说是富有想象力的,人们只是借此表达一个美好的心愿而已。如果以海水不会千里迢迢“倒流”到济南为由,去质疑登州泉名称之来历,就大可不必了。

明代诗人晏璧就很聪明,他在《七十二泉诗?登州泉》中写道:文登一脉透谭城,澄澈全无蜃气腥。

安得雪堂苏学士,朗吟万竹濯清泠。

晏璧在诗中先是把登州泉的传说拿来用了一下,然后又以泉水“全无蜃气腥”对“文登一脉透泉城”巧妙地做了否定,可谓有力而且有节。

登州泉虽然早在金代就被列入“济南七十二泉”之一了,但它的“一生”却坎坷多难。例如,明末刘敕在编纂《历乘》时,就把它打入了“有其名而莫辨其址”的泉子之中,可见当时登州泉已难觅其踪了。清代的历城县志、济南府志中,也都把它误认作“白龙池”。20世纪中叶,登州泉原址上又由某街道小工厂盖起了厂房。1994年花墙子街改造拆迁时,位于花墙子街57号院的登州泉,竟被覆盖填埋。直到1997年8月,济南市名泉管理办公室才重新将登州泉挖出,纳入扩建后的趵突泉公园内。纳入趵突泉公园的登州泉,泉池得以修复。中心泉池呈长方形,石砌,长3米,宽2米,深约4米。中心泉池外围有环池,环池形状与中心泉池相同,形成了一个规整的“回”字形。泉池虽修好了,但是由于当时连年大旱和无节制地开采地下水,济南市区泉群大多断流。直到2003年秋,登州泉才继趵突泉之后,恢复涌水。 

2004年,因济南地区降雨频繁,地下水位持续上升。当趵突泉水位升至28.69米时,登州泉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奇观——中心泉池串串水珠密密麻麻地从池底往上翻滚,泉池中间东西向形成一道欢腾跳跃的水花,其两边则平平静如镜。泉水溢出四壁泄入环池,形成四围水帘,阳光下,水帘流光溢彩,赏心悦目。

登州泉的这一新景观,吸引了大批济南市民,人们纷纷前往观赏。有家媒体也推波助澜,发起了为登州泉这一景观“征名”的活动。一时间,热心参与的市民还真不少,所起的名字有“飘花舞珠”,“玉屏跌珠”、“飞花叠帘”、“泉帘溢池”、“玉漫珠帘”、“绵珠泡涌”、“水帘漫舞”等等等等。有的人还提出,登州泉的名字原本就“没有道理”,应该借此机会为它起个新名。于是,有人主张叫“礼花泉”,有人主张叫“溢珠泉”,还有主张叫“泻珠泉”、“散花泉”、“叠帘泉”的等等。正当人们还沉浸在“起名热”之中的时候,登州泉却悄悄恢复了平静,中心泉池的水面已不再翻花,泉水只是平静地溢出,注入环池,水帘虽依然可见,但毫无张扬之气了。有人戏言,说是登州泉不喜欢被人们改名,特地恢复了原貌。

趵突泉公园的工作人员对登州泉那短暂的现象做出了科学的解释。他们说,1997年8月砌筑登州泉新泉池时,有一些掉于池底的水泥浆当时没有清理干净,把池底有的出水孔缝堵住了。2003年夏天的几场大雨,有效地补充了地下水,趵突泉得以复喷,离趵突泉不远的登州泉,也相继溢水。2004年初夏又有多次降雨,地下水位一直保持在28米左右,当年6月18日一次100毫米上的强降水,使地下水位直线上升,一周时间即超过了2003年28.63米的最高值。而水位继续迅速上升,由于地下水压力充足,产生了有效的冲击力,登州泉池底的堵塞物突然间被全部冲开了,所以出现了串串水珠翻滚,一线水花欢跳的景观。后来泉眼出水渐趋稳定,地下石灰岩中冒出的气泡逐渐减少,7月7日,登州泉那水珠翻滚、水花跳动的现象就完全消失了。

也许正是因为登州泉一度出现的壮观景象,曾让人们感到无比兴奋的缘故吧,当登州泉恢复正常涌水时,人们对它又平添了几分惋惜和遗憾。特别是那些热心为它起名、改名的人,甚至平添了许多失望。热心改名的人,固然不少是出于对济南名泉的热爱,也不排除有的人心中对那“登州”二字依然有纠结。其实,对登州泉名称来源的“科学性”大可不必过于较真,这一名字所表现出的那丰富想象力,不也是难能可贵的吗?

 

关于济南泉名的两个话题 - 好老头 - 我的博客

登州泉  

 

 

  评论这张
 
阅读(55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