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您好,欢迎来作客,更欢迎您批评。

 
 
 

日志

 
 
关于我

匆匆忙忙走了60多年路, 迷迷糊糊读了50多年书, ,马马虎虎当了40多年爹。这一切, 时下仍在继续。

网易考拉推荐

1947:发生在济南商埠的“国军”火拼  

2011-07-19 23:2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事端:由一个想看“大片”的中士引发

1947年2月,济南各影院正在热映由大明星白杨和陶金主演的的电影《八千里路云和月》。对当时的济南人来说,能到电影院去看这部“大片”,是十分时髦的事情,各影院皆场场爆满。一位国民党军队的“场兵”(即驻在飞机场的预备伞兵)彭中士,正是为了看这部“大片”,竟惹出了一起轰动全国的事端。

那一天,彭中士去了位于商埠纬三路的大华电影院(解放后一度改名“军人电影院”,上世纪80年代已拆除,原址在纬三路经一路至经二路段的中段路东)。此君没有去排队购票,便大摇大摆地入场找个位子坐下了。电影开映前,有两个宪兵来查票,发现他无票,就要赶他出场。彭中士也不知从哪儿借来的胆子,竟然跟宪兵争吵起来。争吵中,他竟动手掼下一个宪兵的钢盔扔到了过道上。人们都知道,各国宪兵素有“军中警察”之称,是专门管兵的兵,在各兵种中,宪兵是最有特权的。国民党宪兵都是美式装备,他们的头盔上有一道白箍,不仅标志着宪兵与普通兵种不同,也是宪兵们的一个骄傲。那两个宪兵自然不是好惹的,于是毫不客气地出手了,一人给了彭中士几拳。

挨了宪兵老拳的彭中士,便跑到外面去找伙伴,要回来报复那两个宪兵。路上他恰巧遇到了一位空军飞行员李中尉。那李中尉听了他的诉说后,马上跟他回到了大华影院。不料想,在大华影院等着他们的已不是两个宪兵,而是四个了。一交手他们就吃了大亏,李中尉头被打破,彭中士眼睛也被打肿了。

在国民党军队中,空军一向是“党国”的宠儿,特别是在抗日战争中,国民党空军发挥了不小作用。所以,国民党空军的军官总认为自己高人一等,颐指气使惯了。那位被打得头破血流的空军李中尉,怎甘心受这个窝囊气,他开着吉普车就去了“第二绥靖区司令部”。到了司令部,他点着名非要见司令王耀武不可。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是国民党济南驻军的最高长官,兼任山东省政府主席,中将军衔。当时王耀武正在外面开会,司令部值班的副官是个中校,他对军衔只是中尉的李某待理不理的。李中尉很生气,掏出名片扔下就走了。 

晚上,王耀武回到司令部后,听副官说了李中尉告状的事,看了李中尉留下的名片,他才知道此人乃是空军第三大队第二十八中队的战斗机飞行员。王耀武知道,空军飞行员都是党国军队的“骄子”,宪兵打了飞行员,那就不是一般的军人打架斗殴了,此事不可掉以轻心。于是王耀武立刻打电话给济南警备司令吴斌,让他赶紧带着礼品去机场慰问那个受了委屈的中尉飞行员。那吴斌司令也是中将军衔,还是黄埔一期的毕业生(王耀武是黄埔三期),早在进黄埔之前就当上孙中山的警卫营长了。论资格,吴斌不在王耀武之下。他看时间已不早了,便没按王耀武的指示办,照旧睡下了,拖到第二天上午才去了西郊机场。

 

                                                   火拼:由一个大名鼎鼎的中校发起

吴斌司令去机场时,自己坐了一辆小轿车,后面还跟着一辆道奇卡车,车上装了许多香烟、糖果、罐头、水果等慰问品。按说,吴斌司令身为中将,带着礼物来慰问一个小中尉,是给足了空军面子的,机场方面应该高接远迎才是,可是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

当时的济南西郊飞机场,只是国民党空军的一个小场站,驻扎的是空军第二军区的二十八中队,停有9架 P51D型战斗机。济南机场不设固定的指挥官,通常都是由北平的空军第二军区司令部(司令徐康良)派处长级别的军官轮流到济南来管理。当时在济南值班的,是空军二军区作战处副处长、中校苑金涵。这苑金涵别看只是一个中校,在国民党空军里却是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在抗日战争中,苑金涵屡立战功,曾经击落过多架日军战机。特别是1942年夏天,蒋介石乘飞机由成都回重庆时,在空中遭遇了日军战机,正在四川梁山机场值勤的苑金涵,独自驾驶战机升空,与三架日军战机格斗,在击落了一架日机后,他的战机也被日机击落,受伤后跳伞。蒋介石的座驾,却因他的勇敢出击而得救了。为此,苑金涵受到了国民党政府的嘉奖。据说,苑金涵在战斗中曾多次被日军战机击落过,九次负伤都大难不死。所以,在国民党空军中,苑金涵不仅是一个公认的“英雄”,还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

头一天听说自己的飞行员在大华影院挨了打,苑金涵就十分生气。他本以为绥靖司令部那边会早早来赔不是的,谁知等了一夜,别说没见个人影,连个电话也没有,于是就窝了一肚子火。吴斌的到来,正好给了他一次发泄心头之火的机会。苑金涵也不管他吴斌是什么警备司令、什么中将,见了面便没鼻子没脸的数落起来。在苑金涵的怂恿下,一伙空军官兵把刚搬上楼的慰问品纷纷向楼下汽车砸去,吴大司令讨了个没趣,匆匆忙忙钻进小车就离开了。

吴斌走后,苑金涵觉得气还没出够,既然打伤自己部下的是宪兵,他就要在宪兵身上把面子找回来。随后,苑金涵调来了十辆军用卡车,把卡车前面的军牌号和车门上的“空军”字样都涂掉,还在每辆车头上架上了机枪。空军二十八中队的十名飞行员和十名军械士以及一些“场兵”,按苑金涵的命令,全副武装地做好了“战斗准备”。

当时的国民党宪兵部队,在每个省设有一个团,济南是省会,所以山东省的宪兵团部(即宪兵司令部)设在济南。驻守济南的宪兵,是该团第一营,营部设在经二纬二路。在大华电影院打了空军李中尉的那几个宪兵,属于第一营第二连,该连驻地在经二纬五路。于是,苑金涵做了如下部署:一,他亲自带三辆卡车去打宪兵一营营部;二、由二十八中队队长杨永光带三辆卡车去打二连驻地;三、由在济南机场转场的“空军司令部直属伞兵中队”蔡智诚中尉带四辆卡车去打在大华影院的宪兵。部署完毕后,下午六点,十辆架着机枪的空军大卡车浩浩荡荡地由西郊向商埠驰去了。
        也许是宪兵早就料到空军会来大华影院报复他们,早做好了以防万一的准备。他们不但在大华影院的楼上架起了机关枪,还在电影院对面的海岱旅馆屋顶上、斜对面的北洋大戏院屋顶上也架起了机枪。空军的四辆卡车从经二路向北拐进纬三路后,径直开到了大华影院门口。还没等蔡智诚下令,车上的空军就抠动机枪扳机狂扫起来,当时就打死了影院门口的两个宪兵、还有七八个宪兵被打伤了。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部署在三个楼上的宪兵本来只想吓唬吓唬空军的,一开始只是朝天射击,后来见空军来真格的了,才急忙还击。也许是车上的空军处在高度亢奋中的缘故,他们抠起机枪扳机就不松手了,一会儿工夫就把子弹打完了。那些空军平时不使用陆军武器,对机枪很不熟悉,竟连如何换子弹卡都不知道。蔡智诚见事不好,急忙命令司机加大油门,冒着三处楼上宪兵的扫射向北冲去,冲到经一路口时转弯向西,一溜烟跑了。虽然他们跑得有些狼狈,但总算没有损失一兵一卒。F+  

苑金涵亲自率领的那支队伍倒十分顺利。驻在一营营部的宪兵本来就不多,而且他们也根本没想到空军会来打找事,所以毫无戒备。当三辆卡车开到时,他们见事不妙,立刻如鸟兽散了,只有一个文书没来得及跑掉,被空军逮住揍了个半死。随后,苑金涵手下的人在一营营部乱砸一气,直到气出够了才“凯旋而归”。

去打宪兵二连驻地的那支队伍却很不顺利。宪兵二连驻在经二纬五路的一个巷子里,门口很不起眼,杨永光中队长带的三辆卡车在纬五路转来转去,好不容易才找到地方。可那巷子又太窄,大卡车开不进去,他们只好下车徒步往里冲。此时,大华电影院那边的枪声早已响起,二连的宪兵知道事情不好,立即组织了反击。交战中,空军的一个中尉飞行员和一个少尉机械士被打死了。杨永光在混战中抢回了他们的尸体,带着一帮残兵败将逃回了机场。刚刚得意地回到机场的苑金涵,见杨永光他们狼狈而归,还死了两个弟兄,不禁怒火中烧。他一边令人为“阵亡者”布置灵堂,一边起草了一份《声讨济南宪兵残害我空军飞行员和机械士》的电文,让机场的译电员连夜向全国所有空军单位发送了出去。

 

                                                   摆平:由一个声名赫赫的中将斡旋

苑金涵的电文发出去后,当晚就收到了各空军单位的来电,纷纷表示声援济南空军,声讨济南宪兵的“罪行”,并且宣布,如果不解决济南宪兵的问题,各机场空军将罢飞。

第二天,大华电影院的经理带着百万元支票(相当当时的十两黄金)来到机场,表示道歉。结果他刚上办公楼楼梯,就被苑金涵一脚踢了下去。

第三天,山东宪兵团的团长(即山东宪兵司令、少将军衔),到机场来道歉,苑金涵连办公室都没有让他进,讨了个没趣后只好摇摇头走了。

第四天,全国各地机场的国民党空军果然都宣布罢飞了。

此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的莱芜战役已经打响,由第二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指挥的国民党军队,迫切需要空军支援。由于各地空军罢飞,莱芜战场的五六万“国军”陷入了危机之中。

距莱芜战场较近的国民党机场,除了济南外就是徐州机场。徐州机场指挥部给苑金涵发来了电报,一面对济南空军的遭遇深表同情,一面委婉地提出,希望济南机场首先表个态,给他们一个台阶,他们好解除罢飞令去支援莱芜战场。苑金涵没有理会,连个回电也没发。& S事情终于惊动了国民党最高层。蒋介石急令参谋总长陈诚负责处理此事。当时的国民党宪兵总司令是张镇,按理说,陈诚应该去找张镇协调解决此事的,可是他跟张镇一向不和,一心想借此事让宪兵吃点亏。陈诚就从徐州发了个电报给王耀武,叫王耀武去找济南空军协调解决。

王耀武是国民党军队中赫赫有名的战将,特别是在八年抗日战争中,王耀武从1937年的淞沪会战到1945年的湘西雪峰山会战,大大小小指挥了10多场战役,战战皆有佳绩。所以,他与张自忠、李宗仁、孙立人、卫立煌、戴安澜等一起,在国民党中享有“抗日十大名将”之誉。让王耀武去跟一个空军中校协商,是很掉价的事情。可是,陈诚找到了他,他又不能不去。于是,王耀武便亲自去了西郊机场。

别看苑金涵天不怕地不怕,但王耀武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客客气气地把王耀武迎进了办公室。就这样,一个堂堂绥靖区中将司令和一个空军中校副处长平起平坐地谈判了两三个小时,最后总算把事情摆平了。随后,济南机场向全国各空军单位发出通报,说事情已圆满解决了,各地机场的空军这才恢复了正常工作。而此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的莱芜战役已取得了全面胜利,五万多国民党军队被全部歼灭,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副司令长官李仙洲被生俘。
    那么,王耀武是答应了苑金涵的哪些条件才把事情摆平的呢,据说主要有以下四条:一、空军“阵亡”的两人被追认为“烈士”,由第二绥靖区司令部优厚抚恤烈士家属;二、原宪兵一营调离济南;三、济南的陆、宪、警纠察队今后都不得盘查空军人员,空军自己组织纠察队,自己管自己;四、济南的各大娱乐场所都必须设立空军专席,专门招待空军官兵。从这四个条件看,与空军一样死了二人的宪兵,明显是吃了哑巴亏的。至于王耀武答应苑金涵的这些条件是不是陈诚授意的,那就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了。

各地空军的罢飞事件在全国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也给“国军”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国民党空军方面对此也不能不有所表示。一个月以后,国民党空军总部勉强给了苑金涵一个“记过”处分。

1949年,苑金涵随蒋介石集团去了台湾,后来担任了国民党台湾空军学校的校长,获中将军衔。

  评论这张
 
阅读(83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