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您好,欢迎来作客,更欢迎您批评。

 
 
 

日志

 
 
关于我

匆匆忙忙走了60多年路, 迷迷糊糊读了50多年书, ,马马虎虎当了40多年爹。这一切, 时下仍在继续。

网易考拉推荐

挨饿不好玩  

2010-12-02 17:24:08|  分类: 杂文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孙子挑食,常常这不吃那不吃。老伴多次威胁他道:“饿上你两天,看你还挑食不!”这恫吓对孙子丝毫没有威慑力,人家该不吃的还是不吃。倒是老伴先投降了,做饭反而尽量投其所好。所以,孙子至今连一顿饭也没有饿过。

一次,孙子又遭遇到奶奶的威胁后忽然问我:“爷爷,你小时候饿过两天吗?”我说:“饿过。”不料想他接着又问:“一定很好玩吧?”我瞪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瞪那一眼,是在斥责他太调皮;没再说什么,却是因为自己实在不知道怎样才能跟小孙子说明白。孙子倒知趣,没敢再说什么,不过那眼神显然是在说“你骗人”。

我说自己曾经饿过两天,确实是真的,只不过那是发生在我已经不算小的“小时候”,而且直到今天,我还刻骨铭心地记得:

那是1960年(掐指一算,竟然过去半个世纪了),我在济南四中读初中,因为家离学校较远,只好在学校食堂入伙。因为大清早要赶到学校上早自习,晚上下晚自习后才能回家,所以,一天三顿饭都在学校吃。在学校食堂入伙,每月要去粮店办理“转粮食关系”手续(即从家里粮本上将自己那份定量划转到学校),在学校伙食科那里交上钱和“粮食关系”后,扣除你4周24天的定量,其余发给你“机动饭票”。学生食堂将每10人编为一组,大家轮流值日,值日生负责当天的打饭和分饭。吃饭时10人蹲在院子里围成一圈,各人面前摆着自己的饭碗,由值日生分饭。菜几乎每顿都是胡萝卜汤(即水煮胡萝卜块,上面漂一些熟油油花)。主食大多是地瓜面窝窝头,一人一个(倘主食是地瓜或地瓜干,也要由值日动手分)。那地瓜面窝头一个4两粮(当时一市斤合16两,一斤饭票买4个),吃一个不够的,自己可以用“机动票”再去食堂买。那时每人一个月只有三斤细粮(细粮包括面粉和大米),每到星期六午饭,食堂就“改善生活”,蒸白面包子,多半也是胡萝卜馅的,一人6个,合半斤细粮。我在家是老大,下面有4个弟妹,所以,每次“改善生活”时我都是只吃两个包子,再用机动票加个窝窝头吃,剩下4个包子用手绢包了带回家给弟弟妹妹。那段时间虽然天天清汤寡水的,顿顿吃不饱,但总算顿顿有饭吃。

后来,学生食堂不分组吃饭了,每月的饭票都发到了学生自己手里,个人凭票打饭吃。这样,许多同学就控制不住饭量了,常常不到月底26号(26号即可以到伙食科预支下个月的饭票)就把一个月的饭票吃光了。我的自制能力也相当差,有时一顿吃一个窝窝头不够,就加一个两个(记得我最多一顿吃过5个地瓜面窝窝头,合1斤4两粮)。这样加来加去,过了20号再数数饭票,就害怕了,只好硬硬地减量。更甚者,就只有䞍着“断顿”了。

那年冬天有一个月,23号晚饭我用完了当月的最后一张饭票。24号在学校的三顿饭就“省了”,晚上回家后也没好意思跟母亲说,装作没事的样子,早早睡了。第二天一清早照旧没事似的去了学校,自己估计,再“坚持”一天问题不大。没想到,上午就饿得头晕眼花了,上课时迷迷糊糊的,看着老师在黑板上写的字,觉得都在乱晃。中午趴在课桌上睡了一小会儿,觉得好了些。下午可能是饿过了劲,倒不觉得多么难受了。课外活动时间,有几个老师的孩子跑到教学楼来玩,很吵。在教室做作业的同学都嫌乱,有人出去赶走了他们。谁知,刚赶走他们,一会儿又回来了。此时,我忽然来了精神,冲出教室追了出去,逮住一个跑得慢的,两下子就把他揍哭了。现在想起来,我当时百分之百是一种失态,而这种失态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饿的。可见,人饿极了也有提精神的时候。事后,孩子们再也没敢来捣乱的了,我也俨然成了路见不平挺身而出的英雄。那天,好歹捱到下晚自习回家后,才对母亲说自己没吃晚饭(没敢说两天没吃饭)。母亲赶紧把家里的剩饭给我热了,我那狼吞虎咽的吃相无疑告诉了母亲什么,在母亲的追问下,我才承认了自己饭票提前告罄的错误(也没敢说两天,只说了一天)。看得出来,母亲十分难过,但她还是严厉批评了我。   

后来我才知道,我那天打的是音乐老师的孩子,所以每次再见到那位音乐老师,我都怯怯的。

积习难改,下一个月我的饭票又提前告罄了,25号那天又饿了两顿。后来实在撑不住了,就跑到纬十一路的“自由市场”(今称农贸市场),花四角钱买了两根大拇指粗的熟胡萝卜垫了垫。

1961年春天新学期开学后,我接受了以前挨饿的教训,每天上学只带当天的饭票,这样,又回到了虽然顿顿吃不饱但总算顿顿有饭吃的状态。那个春天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最艰难的一段时间,为了全家人度过难关,星期天,我就去西郊挖野菜,或到老屯村北面的黄河三道坝捋榆叶。后来,三道坝的榆叶捋光了,榆树皮也被人们剥光了,就到二道坝去够槐花、捋槐树叶子。榆叶是最好吃的,能捋到榆树叶子吃上一顿榆叶“菜团子”,那是极高级的美餐;槐叶难吃一些,而且吃多了肿脸,所以槐叶“菜团子”每次都不敢多吃。

直到1962年下半年,全国人民才“战胜了三年自然灾害”,我们也结束了挨饿的历史。

“文革”初期,有一段毛主席语录十分时兴,学校大喇叭里天天播放一首“语录歌”——“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根据这个道理,于是就反抗,就斗争,就干社会主义。”一次,我在去食堂的路上跟着大喇叭哼这首语录歌时,竟不自觉地将“造反有理”哼成了“吃饭有理”。哼出口后马上吓了一身冷汗,环顾四周见没有一人,才释然。那次“篡改最高指示”,纯粹是下意识的。也许,那也跟我曾经结结实实地挨过饿有关。

孙子还小,让他懂得爷爷小时候为什么会挨饿,恐怕跟让他懂得什么叫18亿亩耕地红线一样难。我想,等他长大些后,我还是该告诉他一句话:孩子,挨饿不好玩。真的!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