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您好,欢迎来作客,更欢迎您批评。

 
 
 

日志

 
 
关于我

匆匆忙忙走了60多年路, 迷迷糊糊读了50多年书, ,马马虎虎当了40多年爹。这一切, 时下仍在继续。

网易考拉推荐

漫说“大师”  

2009-03-06 16:47:46|  分类: 杂文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干时日前,一位当红“文化学者”被某市政府授予了“大师”头衔,俺心中一怔:“难道大师是政府封的?”不过,只一闪念也就把事情丢脑后了。不料该“大师”不久自己站出来“回应”人们的种种质疑了,说是自己当过“老师”,自觉不配,只好退而求其次,接受了“大师”之称。俺起先以为这是此君在幽大家一默,后来看他那认真的样子,才知道人家是在玩真格的。实话说,此君确实是一位不错的散文家,特别是在当代散文作家中,知识面能与此君相比者确实不多。不过,他那“大师”头衔却不是因“作家”授予的,而是因“学者”。俺觉得,学者堪称“大师”者,一定应该在做学问上有极大建树。然而此君做过什么学问?在哪一个学术领域有所建树?好像此君在当作家前写过一些关于戏剧理论方面的东西,但那些东西在戏剧理论界是顶尖的吗?恐怕难说。于是,当再想到此君戴着“大师”的帽子摇头晃脑地说俏皮话的样子时,俺恶心。

      由此俺又想到,在他之前,季羡林先生通过媒体表态:自己不接受“国学大师”的“头衔”。为此,俺对老先生更多加了一些敬重和佩服。老先生的梵文研究百分之百是国内顶尖水平,他的“国学”功底也是一般学者不可比肩的,但如果非要让季羡林戴“国学大师”的帽子,则实在是在难为老先生。别看老先生快100岁了,但是其头脑一直清醒得可爱。老先生知道什么是“国学”,更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国学大师”。尤其令人佩服的是,老先生诚心实意地把人家奉送的“国学大师”帽子自己摘掉了。

      由此俺又想到了一位当红老汉。前不久学者李辉给他打了三个问号,一是年龄问题;二是入狱原因问题;三是“国学大师”问题。对三个问号打得是不是结实,人们众说纷纭。不过该老汉比那位官封“大师”聪明,出面“回应”时,一切含糊其词,其中当然也包括“国学大师”问题。实话说,俺对这位老汉一向存有好感,至少他那白髯飘飘、老当益壮的神采和演讲时那机敏的才思、风趣的言谈都曾经打动过俺。俺知道,他的“大师”帽子倒不是官封的,不过他一直“难得糊涂”地戴着,舍不得摘下。应该说,这位老汉是有一些学问的,在国内楚辞研究界,也是有一定影响的(但绝不是一流的)。但他确实算不上什么“国学大师”。可笑的是,有人对李辉质疑其“国学大师”一事,一直忿忿不平,硬是要挺身来为老汉堵枪口,可见这位大师“人缘”还算不错。

       一下子想到了三个与“大师”有缘的人,而且都是名人。其实,名人跟凡人一样,也会有人品高下之别的。名人也难免身上有污点(比如某人当过强奸犯、某人加入过“石一歌”等),不过对这些陈糠烂谷子倒不必过多翻腾,有历史记录在案就行了(当然,还得加一条,就是不要再犯)。但“大师”问题可得慎重掂量掂量——特别是当事人自己。

       俺说的对吗?已被封的“大师”和将被封的“大师”们。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