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您好,欢迎来作客,更欢迎您批评。

 
 
 

日志

 
 
关于我

匆匆忙忙走了60多年路, 迷迷糊糊读了50多年书, ,马马虎虎当了40多年爹。这一切, 时下仍在继续。

网易考拉推荐

美哉,朱夏!  

2009-03-24 16:29:24|  分类: 杂文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夏何人?如今恐怕很少有人知道了。实话说,此前我也不知道。为了写此文,现查了朱夏的资料,才略知了一个大概——他是我国著名地质学家,1920年出生,15岁考入上海交大学物理,后转入中央大学学地质,新中国成立之后,在我国石油地质和黄金地质两个领域都有卓著贡献,198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1982年获全国科学大会一等奖,1990年11月逝世。

我要写此文,不是为了赞美朱夏在地质科学事业上的成就,而是因为读了他的一首诗。

朱夏不仅是地质学家,也是一位作旧体诗功力十分深厚的诗人,平生作诗达千余首。这里要提到的,是先生作于1981年的一首《失夏》。

该诗背景是:1981年,南京发行的中共江苏省委机关报《新华日报》在刊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名单时,将朱夏的名字误印成了“失夏”。当时国内报纸使用的还是铅字排版印刷,出现这样的错误,显然是排字工、校对员的一时疏忽之误。那年头,“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相当于今天的“院士”(不过,当时当选学部委员比今天当院士难得多),把学部委员的名字搞错,无疑是“重大事故”。照今天某些“院士”的脾气,也许会一个电话打到报社,质问报社为何如此不负责任,甚至要求立即更正,或者公开道歉什么的。最后的结果人们也可估计得出,一是报社各级领导十分重视,层层追查责任,至少错误责任人得来个“扣发当月奖金”什么的;二是本来人们所知不多的当事人,因“祸”得福,不炒自红,一下子成了“名人”。

然而,朱夏没有这样做。他看着自己的“朱”姓被人抽掉了脊梁骨,只是哈哈一笑,挥笔在诗笺上写下了这样一首诗:

          铮铮脊骨何曾断,小小头颅幸尚留。

          从此金陵无酷暑,送春归后便迎秋。

诗的前两句是在调侃“朱”变“失”的一字之误,后两句是在调侃“朱夏”变“失夏”的一词之差。人们都知道,南京是国内著名的“火炉”之一,其夏日之酷热每每让人难以忍受。而出错误的《新华日报》恰恰在南京,南京“失夏”,岂不是天大的好事?于是作者在诗中恭喜南京“送春归后便迎秋”。

读罢此诗,人们都会为朱夏的幽默(如今有人也许会称“恶搞”)而会心一笑,但回头想想,更会为朱夏的气度而感动。

此等幽默,何其难得!这是诗人的幽默,是智者的幽默。

此等气度,何其难得!这是好人的气度,是长者的气度。

朱夏先生早已驾鹤西去了,这里,我依然要向先生背影消逝的远方道一声:

美哉,朱夏!

 

    

  评论这张
 
阅读(50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