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您好,欢迎来作客,更欢迎您批评。

 
 
 

日志

 
 
关于我

匆匆忙忙走了60多年路, 迷迷糊糊读了50多年书, ,马马虎虎当了40多年爹。这一切, 时下仍在继续。

网易考拉推荐

解开恢复“泉城”风貌的结——还泉于民  

2007-10-15 17:41:44|  分类: 评说济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济南之所以有“泉城”之誉,固然是因为济南泉水众多,但不仅仅只是因为一个多字。更重要的,还是因为济南的泉水具有亲民性格,也就是说,济南的泉水与老百姓的生活最亲近。用《老残游记》里的话来说,那就是“家家泉水,户户垂杨”。世界上泉水多的城市不止济南一个,但众多泉水与市民亲密相融的城市唯独济南一家。很长一个时期,我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保泉”上,对于“保泉城”却不自觉地放弃了。当然,泉之不保,何来“泉城”?保泉是重要的。但是,“保泉”和“保泉城”毕竟是两个虽相关但又内涵不同的概念。我认为,“保泉城”应该是对济南光大泉文化的更高层次的要求。也就是说,我们一方面要下大力气保持泉水常年喷涌,同时也要在恢复和保持“泉城”风貌方面做好文章。

我们还是先注意一下现状:近年来,枯水期且不论,就是盛水期当市区四大泉群欢腾喷涌的时候,在济南欲寻觅“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景象亦是十分困难的了。“老济南”最难忘怀的剪子巷清泉石上流的景象没有了;东流水街月牙泉边妇女们洗衣的棒槌声和欢笑声没有了;江家池路旁行人可驻足观赏养的鱼池没有了;孩子们嬉水游泳最爱去的大板桥、小板桥没有了;芙蓉街北头、府学西庑和庠门里街一带穿墙过户、纵横交错的小溪没有了……如今,“泉城”代表性作品只剩下了半截曲水亭街和一个王府池子。“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景象已经被压缩到了极限,它已不是“济南城”的风貌,而仅仅是城中难得一见的个别亮点了。

出现这种现象,不是因为泉子少了,据2004年公布的最新泉水普查结果,济南市的泉子数量比以前不是少了而是多了。问题在于,我们在保泉的同时,忽略了一个重要课题——保持济南泉水的亲民性格。

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有许多,比如公园圈泉现象就是一例。

上世纪80年代中,济南新建的五龙潭公园,把整个五龙潭泉群的泉子都圈到了公园里。这样做的初衷未可厚非——济南从此多了一个公园,同时众多泉子在公园里也得到了保护。但是,济南从此也少了一片“泉城”。本来那在街边、巷头、户内、墙根的泉子,都是静静地在老百姓身边与老百姓作伴的,如今都经过梳妆打扮去与红花绿草作伴了。老百姓想它们了,得花钱买门票后才能到它身边看一眼。具有典型“泉城风貌”的东流水街,也从济南的地图上抹掉了。1999年,趵突泉公园扩建,又收编了剪子巷附近的许多泉子,公园确实更大了、更美了,但老百姓掬手可及的泉子更少了。另一条具有典型“泉城风貌”的剪子巷,也寿终正寝了。

两大公园的建设,当初绝对是出于好意,公道地说,对于保护一批泉子确实也起到了好的作用。但是,在无意间,我们却让许许多多的泉子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脱节了。例如,原在东流水街南头的古温泉、月牙泉、洗心泉、静水泉等,当年就在路旁和民居之中,附近老百姓都不喝自来水而是到古温泉挑水喝,月牙泉一带则是老人纳凉和妇女浣衣的集中地。那时的景象是:泉子在市井之中,市民在泉子身边:泉水中映着的是市民的日常生活,市民抬眼可见泉容,伸手可掬泉水。总之,泉水与市民和谐相处,亲密无间。这种城市风貌,谁不眼馋!这才是济南人的骄傲。可惜的是,如今这一切只成了济南中老年人的一个记忆。如果当初我们在一心一意“保泉”的时候,想一想该如何“保泉城”的问题,也许就不会出现这种遗憾了。

如果说,公园圈泉现象是我们一不小心的一个失误的话,那么,“官府”占泉现象则可说是我们无可奈何的一个损失。

这里所说的“官府”,是指一些较大的机关单位。人们不妨看一下,仅在老城区东西主干道泉城路路北,就有三个省级领导机关大院——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三个大院里面都建起了一些大体量建筑,被压在楼下的泉子和因混凝土楼基切断水脉而使周边干涸的泉子究竟有多少,恐怕只有天知道了。另外,解放后省高级法院、检察院、还有这厅那厅等都在老城区占了地盘,虽然后来有些机关迁出办公了,但它们借窝下蛋,在原地又建起了一座座宿舍楼。那一排排火柴盒式宿舍楼对老城风貌造成了毁灭性破坏,老城“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美景已被这一片片宿舍楼撕成了碎片。而今一息尚存的有限地段,都是老百姓的民居,老百姓是没有力量在他们的“地盘”上建高楼广厦的,但他们却实实在在地保护了泉城。

当然,老城的富泉之地成为“官府”领地,并不是解放后才有的事情,早在明成化二年(1476年)建德王府时,几乎整个珍珠泉泉群就被官府全占有了。民国时期,山东省政府又占了一大片地方。遗憾的是,新中国成立后,我们没有及时把被旧官府占有的泉子“解放”出来,还给济南人民,而是让人民政权的机关单位全盘接收了。试想一下,如果济南解放后,领导机关都像省委那样建在老城外面的话,老城的“泉城风貌”将会多么完整。如果说,旧时代济南城区太小,官府占泉是不得已的选择的话,那么,今天总面积已是老城面积数十倍的济南市区,哪里容不下几个“大院”?干吗非要在老城那弹丸之地再保留“大院”的辉煌呢!

而今,当济南在快速发展中与全国的其他城市越来越雷同时,我们才恍然大悟——我们的城市正在变成一个没有个性的城市。我们才引发出这样的思考——济南如果丢掉了“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八字美誉,将会变得多么平庸!

近两年,在济南市制定新的城市发展规划时,决策者和专家们一致注意到了在老城保持和恢复“泉城”风貌的问题,应该说,这是济南一幸。新规划决定实施“中疏”战略,即通过疏解老城区人口密度和建筑密度,提升老城区文化品位,恢复和展现泉城风貌。这个思路是值得肯定的。目前,历下区正在对一些老街巷进行修整,将老街巷粉饰一新,应该说,这些工作是很有意义的,它既体现了政府对平民生活环境的关怀,也体现了政府对老城保护意识的提高。但是,恢复泉城风貌仅仅局限在整修街巷、砌垒泉池、粉刷房屋外墙等方面是很不够的。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把着眼点放在恢复济南泉水的亲民性格上。具体说就是:使更多的泉子展现在市井之中,让更多的老百姓能够随时亲近泉水。泉子和泉水,作为公共资源,它原本就是济南老百姓日常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把泉子都收编招安的做法,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须知,泉子只有遍布市井之中,济南才配称为“泉城”;泉水只有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亲密无间,济南才配称为泉城。

所以,我们不妨喊出这样一个口号——还泉于民。

或许,“还泉于民”的提法会引起政治家的敏感,但是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毕竟是政治家们的责任;或许,“还泉于民”的提法还有它的不周到之处,甚至或多或少有“偏激”之嫌,但是我们相信政治家们应该能够理解它的文化内涵。这一提法固然含有对以往的批评,但更重要的是对未来的期待和对我们城市发展决策者的信任。

比方说,我们在前文的回顾中批评了“公园圈泉”的现象,但并不就是说我们主张再拆掉公园以恢复旧貌。这里只是想为决策者提个醒:千万不要再在老城富泉之地建什么公园、绿地了,多留点“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标本吧。比如,当有关方面打算“改造”王府池子时,千万不要再把那里规划成“王府池子花园”了。甚至不大兴土木就不痛快,非要拆迁一片民居、扩大泉池面积、拆掉不起眼的起凤桥建一座靓丽的新桥等等。再比如,当有关方面准备“改造”芙蓉街时,千万不要把那里规划为什么“美食一条街”或“文化一条街”了,让泉城路的“商气”无限度的北延。像王府池子、芙蓉街那些地方,还是让老百姓居住着好,多想点办法改善那里老百姓的居住条件,让那里的老百姓能更方便地亲近泉水才是正事。对于“公家”占泉现象,我们也是善意地期盼有朝一日占泉的单位能够有所觉悟。济南新一轮城市发展规划是在省委、省政府的关心、支持下制定的,我们丝毫不担心在老城富泉之地的那些省级大机关对济南新城市发展规划的理解能力。特别是,已呈现出“两翼展开”之势的新济南,为亟需扩大规模的大机关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它们完全可以通过“资产置换”等方式,到新城区大展宏图,同时将现老城的用地移交给济南人民。如果对这些地片加以整治,使之与老城整体风貌相融合,使泉城路以北、大明湖以南这一大片富泉之地成为泉城风貌标志区的话,济南作为“泉城”才像个样子。不然的话,仅靠曲水亭街、王府池子那点尺寸之地,是很难撑起“泉城”的门面的。我认为,老城要“中疏”,最应“疏”掉的首先是那些大机关,舍此而顾他显然是舍本而逐末。国内许多城市建设新区的经验已证明,新城的崛起,最具有推动作用的是大型领导机关的迁入。所以说,老城的大机关迁出,是两全其美的好事,济南何乐而不为!如果济南在落实“中疏”决策时走好这步棋,那肯定是千秋伟绩。

“还泉于民”是一个建设性的口号,把眼睛只盯住它批评性的一面,是狭隘的。“还泉于民”的核心是为老百姓最大可能地提供亲水方便,让泉水成为老百姓身边之物。这恰恰是济南建设和谐社会的最佳切入点。其具体实施方略有许多,比方说,在规划老城“改造”时,我们应当摈弃建“小区”、盖“花园”的老套路,多建一些“泉边人家”。在老城区,不但要修街铺路,还要注重修渠引水;要注重对市井泉子的保护,注重民居枯泉的疏掘。老城的建设,要注重历史传统,注重人文关怀,注重整体风貌的协调,不能顾此失彼,因小失大。老城区决不能破破烂烂,但也决不能“改造”得面目皆非。老城建设的重中之重,应当是围绕“家家泉水,户户垂杨”八个字大做文章。在当前,首先能保留多少就保留多少,能挽救多少就挽救多少;在以后,能恢复多少就恢复多少,能新建多少就新建多少。今天,济南市区的面积已非昔日可比,让今天济南市区的几百万老百姓都生活在泉边,那显然不可能。但是在老城区恢复和保持“泉城”风貌,绝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非不能也,是不为也”,孟夫子的话值得我们警醒。

我们相信,如果在不久的将来,济南老城果然有相当规模的一片地方呈现出“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景象的话,那将比济南崛起一万座高楼、开铺十万公里大道更加引人注目。那才真正是济南的骄傲。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